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玻璃工艺品 >

偶尔有一些员工前来焦急地打探消息

日期:2019-02-17 20:26

  四年前,美国最大的一家私募基金进入中国时,其首席代表向中国律师问的第一个问题是:私募基金在中国募资时与非法集资的红线到底在哪里?

  四年过去了,尽管私募股权基金立法在国内仍是空白,红线却逐渐清晰,是否向不特定的公众募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成为判定是否非法集资的依据。

  与此同时,经济环境的复杂性,以及金融危机的来袭,使得与经济活跃度密切相关的私募基金一次次经历冲浪式变迁,从2006年的市场小试,到2007年的投资热潮,再到2008年的LP撤资,最后到2009年私募的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诸多 中小企业(行情 股吧)主通过破产谋求止损,手中留下大量闲钱寻找投资出口,另一方面大批咬牙挺住的企业面临资金干涸,为得到融资不惜承诺高价回报。

  于是,敢于在红线边缘起舞的私募企业获得了莫大的机会,但也带来了触法的巨大风险。一系列私募基金非法集资案暗流涌动的同时,也带给我们深刻的思考:我们到底该建立一种怎样的机制,让牵涉面如此广泛的私募基金(涉及投资者,基金本身,投资项目及企业)能够合法、高效地前行,真正起到融资润滑剂的作用,而不是对经济的破坏?

  中国经营报5月23日讯 5月10日下午3点,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上海汇乐集团(下简称“汇乐集团”)与海南五指山集团股权置换签约仪式正在隆重举行,致辞、签字、合影留念。

  对于上海汇乐集团董事长黄浩来说,这样的场面早已不再陌生,2008年,规模达10亿元人民币的德厚资本在天津滨海新区成立,黄浩在国内外资本同行的推举下成为执行合伙人,这位1982年出生的青年成为了显赫的资本新贵。

  这次签约的意义同样不可小觑,海南五指山集团大股东之一就是当今在资本界里翻云覆雨,号称资本大鳄的复兴资本郭广昌,而与郭广昌的合作,注定是黄浩年轻历史中不可忽略的重要一笔。

  然而,就在宾主双方寒暄握别之际,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二分队的警察们悄悄出现在了现场。半个小时后,签约仪式结束,黄浩准备离去,随即被出现在他面前的警察带走。

  据汇乐员工向记者证实,“当时带走的还有汇乐集团财务总监王检国,此外该公司多位高管也被警方叫去协助调查。”

  “一两天后,我们从警方得到的消息是,黄浩和王检国二人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被刑拘’。”

  对于汇乐集团的背景,其集团网站上有这样描述:“汇乐集团是2006年3月由28位投资者投资2000多万资金成立的一家民间股份制创投公司,旗下有3家股份制公司,黄浩任集团董事长。”

  在记者最近得到的一份名为《德厚资本中国成长基金》的内部文件中亦有这样的介绍:“上海汇乐控股集团为专门从事风险投资、股权投资的集团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2亿元,总资产超过10亿元人民币,拥有百余人的投融资及项目管理团队。”

  “黄浩:上海汇乐集团董事长,‘1998年-2008年中国风险投资十年新锐投资家’、‘中国投资行业品牌建设十大杰出企业家’。非常熟悉本土环境,涉足并已投资领域包括高科技类种子期项目、房地产、信托、担保、典当等。成功投资了白猫股份、氯碱化工(行情 股吧)、嘉宝集团(行情 股吧)、民生银行(行情 股吧)等大小非股权,收益率为3~5倍。”

  而据不少汇乐员工称,黄浩人很厉害(能干),也很年轻,作为80后的人很有想法,他非常熟悉本土环境,从事企业并购、风险投资以及理财投资策划运作多年,本人公关能力也很强,出了这事十分可惜。

  2008年6月 11日,德厚资本中国成长基金(简称“德厚资本”)在天津市挂牌成立,当时被明确定义为私募性质的产业投资基金,设计规模为人民币10亿元。其管理公司天津德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系中外合资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注册于天津滨海新区、运营总部坐落于上海 陆家嘴 (行情 股吧)。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文件标明的该基金管理架构中,国际银行业联合会创办主席、国际金融家协会理事长,曾任欧洲银行业联合会执委会主席的伊安·穆林出任基金主席、投资决策委员会组长。其首席顾问为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周道炯,整个顾问团队中还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日本IBS证券总裁兼CEO立川正人等投融资领域行业精英。

  尽管黄浩被刑拘的消息记者从汇乐集团多位董事和员工处得到了证实,然而,至记者截稿时,该信息尚未得到上海警方等有关部门的官方证实。

  5月15日,记者前往汇乐集团位于陆家嘴金融区的办公室 华夏银行(行情 股吧)大楼9层,发现这里早已是人走楼空,办公室大门紧锁,没有一位员工在此处办公。

  随后,记者来到与汇乐集团办公地仅一楼之隔的新上海国际大厦21楼,这里是德厚资本的办公室所在地,然而,这里也人迹寥寥,只有前台静静地坐在那里,偶尔有一些员工前来焦急地打探消息。

  据汇乐集团部分员工介绍,他们是5月11日上班之后发现公司“出事了”,并被告知暂时不用来上班,什么时候上班等公司通知。尽管德厚资本目前尚未被警方查处,但是这里也停止了正常的办公,据一部分留守在办公室里的员工介绍,公司本来是5月10日要发工资的,但到现在一直没发,“老板不在了,有空就过来看看,等待具体情况出来。”

  5月18日,记者再次前往德厚资本办公室,这一次,会议室里20多位汇乐集团董事和股东正自发召开一次董事会。也就是在这里,汇乐集团董事王德根和崔岳林,以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汇乐集团高管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了黄浩被“刑拘”的消息。

  “由于事发突然,黄浩被带走已经8天了,我们一点消息也没有,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也不清楚。”王德根告诉本报记者,汇乐集团的账户目前已经被查封,公司已停止了日常的运转。

  崔岳林告诉记者,很多股东是10日之后陆续得到消息赶到公司的,像这样自发的董事会他们已经召开过三四次了。

  上述汇乐集团高管向记者描述了黄浩被“刑拘”的部分细节。据他介绍,5月10日,公司本来是要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与海南五指山集团签署股权置换协议的,当时在场的包括黄浩在内的一帮汇乐集团公司高管、近40位股东,德厚资本基金主席、外籍人士伊安·穆林,以及五指山集团人士,在双方签字完毕后,警方从卫生间直接带走了黄浩。

  “当时还带走了很多汇乐公司的人,我不在现场,如果在,肯定也会被带去调查的,但随后,我还是被警察叫过去进行协助调查。”据这位高管介绍,“警方也就是问了我一些钱是怎么来的,投了哪些项目等问题。”

  他表示,除了黄浩外,一同被刑拘的还有汇乐的财务总监王检国,“警方还是比较谨慎的,当时双方签约时,警方已经出现在会场了,但没有马上采取行动,一直等到双方签字完毕,并且是在让外籍人士、德厚资本基金主席伊安·穆林先行离开后才对黄浩采取行动的。”所以很多股东和员工们当时并不知情,很多员工直到两三天后才陆续了解到情况。

  “警方说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根据我们对公司和黄浩本人了解,公司运转还是很规范的,至于黄浩本人是否在外面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我们也不得而知。”该高管称。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由于刑法对该罪状没有明确规定,所以通常在执行时参照国务院1998年7月13日专门制定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

  这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所称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不以吸收公众存款的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但承诺履行的义务与吸收公众存款性质相同的活动。

  这也就是说,如果黄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话,那么他应该有向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行为,同时承诺有固定回报。

  操作过多起私募案件的私募专家、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平云旺律师告诉记者,“黄浩身兼上海汇乐董事长和德厚资本的实际控制人,如果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话,一个是创投一个是私募,法律判断的标准也不同,所以关键要看黄浩案发在哪个平台上。”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就私募股权投资来说,目前国家层面暂时没有相应立法,所以针对该领域的非法集资行为如何界定,主要依据现有法律的规定。“很多创投和私募如果做得不规范可能就会涉嫌非法集资。就私募来说,由于没有相应立法,因此在资金募集人数、金额及方式上,政策风险很大,如果操作不规范,有可能就会以涉嫌非法集资罪来立案。”

  对此,大成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张玉成进一步解释说,2005年新《公司法》和《证券法》,提出了“非公开发行”和“向特定对象募集”的概念,填补了以前法律对于“非公开发行制度”没有规定的漏洞,并且将私募制度的适用范围从局部立法中的金融公司扩大至所有股份公司,但仍没有界定私募的具体内涵。

  “即使目前在证券私募领域有相关立法,但总体上看,我国还没有证券私募的统一概念和一般原则,同时局部立法导致了私募制度的模糊性、不确定性和非体系性,也给私募领域的从业机构及人员带来巨大的法律风险。所以,本案的结局如何,还要看警方最后定性和相关具体证据。”

  “出事之前我们都在忙着五指山项目的资金募集。”据德厚资本一位投资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德厚资本成立后,他们正在运作的项目就是海南五指山集团的林业项目,公司入股海南五指山集团谈的已差不多了,马上就要签署协议了,没想到出了这个事情。

  据了解,五指山集团主要从事林业资源开发,涉足林木、林板、林化、林脂产品加工、生产、销售。在海南拥有3.5万公顷松林资源和一个年产10000吨的松香加工厂。在云南、四川拥有161万公顷的松林资源开发权和7个年产能力共60000吨的松香加工厂,主导产品松香产量全国排名第一。

  据上述投资经理介绍,入股之前,公司已经请德勤对五指山集团的资产进行了评估,该公司总资产价值120亿元,投资前景也非常看好。上海复星集团的郭广昌曾在2008年1月投资2.64亿元人民币参股五指山集团的林业产业项目,复星集团持股40%,五指山集团持股60%,至于这次集团入股五指山有多大比例,目前尚未得知。

  而除了五指山集团外,记者了解到,上海汇乐集团在上海、安徽、湖南也投资有多个项目,其中,在上海投资的有生标科技,在安徽池州投资的有全椒地产,此外在湖南岳阳也有地产投资。德厚资本成立后,上海一家从事游戏开发的企业禧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上海晓麟科技)也曾在2008年12月份宣布获得汇乐集团千万美元投资。

  汇乐集团董事崔岳林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是2006年8月入股汇乐集团的,其中主要参与上海汇乐投资的生标科技项目。上海生标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高科技医疗企业,其产品“光活检系列癌前病变诊断仪”在中国、美国、日本等多个国家拥有专利证书,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后来汇乐集团全盘收购了生标公司。由于该项目前景非常看好,崔岳林当时把股市里四五百万元资金全部拿出来入股汇乐,“当时牛市刚刚起步,花了这么大力气投资汇乐就是看中汇乐的投资前景。”

  据崔岳林介绍,出事之前,生标科技项目运转得很不错,已经拿到了产品的销售证,订单有680台,一台价格高达60万元。“根据我们股东对黄浩的了解,他是个干实事的人,他的目标是要将生标科技孵化上市。不管他在外面怎么样,但是在汇乐公司、在股东眼里他是个很好的企业家,但是现在董事长被刑拘了,我们的项目也进展不下去了。”

  王德根也证实汇乐公司目前运转还不错,他2006年8月份进入汇乐,投资80万元,像他这样的股东在汇乐集团至少有300位以上。当时出资时,公司并没有约定固定的投资回报,都是根据投资项目的效益来进行分红,直到后来公司有了盈利我们才开始分红。“2007年、2008年都分过红,两年都是10%,但公司盈利远不止这些。今年本来是6月份要分红的,现在出了这个事,估计是很难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