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编纺工艺品 >

但检验工作量较大

日期:2019-06-27 13:10

  连续9年,广东区域创新能力综合排名居全国第二;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9857家,居全国第一;全省专利授权量居全国首位;技术自给率达71%;2016年全省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达2.52%……

  近年来,广东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加快形成,新旧发展动力转换进程已经开启。这份亮丽成绩单无疑是实实在在的效果。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下,涌现出一大批锐意创新,勇于探索,快速发展的企业与新型研发机构代表。

  由于旧的红利消失,传统产业中,不少企业正通过这一轮的创新驱动探索企业新旧动能转换与升级改造。

  去年7月中旬,溢达集团总投资额5600万美元的国内首个紧密纺纱线三万锭全流程智能化项目在新疆昌吉建成投产。现代化棉纺生产车间正式上线,实现了从原料———半制品———成品纱线的全流程自动化生产。

  中国制造业正在不断丧失一个巨大的优势:劳动力。其带来的影响可能比广泛认为的更加深刻——容易被误解的是,从某种意义上,人力是最具柔性的“工具”,这一点并非自动化可以完全替代。

  在这一背景之下,此前被认为落后的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正被迫焕发新的动力,它们必须找到更具柔性特征的“新自动化”从而弥补劳动力红利消失的空白。

  溢达集团,中国面料加工生产和服装代工的隐形冠军,客户包括亚马逊、耐克、拉夫劳伦、汤米、香蕉共和国等诸多世界知名品牌。一年生产超过1.1亿件衬衫成衣。

  集团现任董事长杨敏德是香港人。这是一个家族企业,其父杨元龙于1978年创立溢达集团,祖上莫觞清、蔡声白等曾是民国时期上海知名的丝绸大王。

  溢达的制衣车间在向外界展示着纺织服装——这个最传统的产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厂区里,AGV自动驾驶运货机随处可见,大门、电梯全部智能感应,站在电动平衡车上的工人穿梭在每一台机器生产线上。

  溢达集团全球有5.5万名员工,在佛山有2.2万人,最多时佛山有3万多名员工。这一定程度上与机器自动化的出现相关。

  溢达的生产自动化进程早就开始了。集团2018年收入达到13.6亿美元。强大的实力,让它能更自主地进行智能制造、柔性生产的尝试。这家公司现在连布匹疵点的检测都用带有照相机的机器人来做了。

  现在,其针梭织面料厂、纺纱厂、扎花厂等前端工序都基本实现自动化,也早已实现标准化、模块化生产。从棉花、纺纱、面料、衬衫到辅料,一件成衣大致要经历这五个部分才能完成,这五个部分基本上都可以使用机器人,但是其中的车缝制衣生产环节,传统意义上只能使用熟练工,因为制衣车缝的时候,布是软且透气的,机器人很难像抓起一个螺丝、一块金属板一样快速灵活地缝制。因此,制衣自动化是溢达目前重点攻克的。

  溢达研发和使用机器人的高峰发生在近五六年。原因还是成本和效率。这对于一家主要做出口代工的成衣企业来说,至为关键。

  程鹏,溢达集团位于佛山的广东溢达针织面料厂总经理,清华高材生,美国留学回来,专业是精密仪器和自动化。主要研究对象是重型发动机。2001年在美国被溢达董事长杨敏德挖回佛山。一进工厂傻眼了——好低端!因为当时连填个布料都需要两个工人徒手操作——结果他干到现在。

  他总结说,“这十八年发生很多变化。外部最大变化是人力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工人工资,2018年约是2008年的2.25倍。生产端最大变化是定制化需求越发明显,订单逐年变小。”

  欧美是溢达的主要市场,原来订单都比较大,这两年订单开始变小了。美国订单在2013年以前占比约45%,2018年降低到了39%。

  溢达的机器设备主要都是国外买进,鲜少能见到国产品牌。而实际使用中的机器人生产线很多是国外机器设备供应商和溢达的设备研发人员、一线工人,甚至订单客户一起研发的。

  程鹏说,“因为我们更懂生产流程和产品需求。我们的创新主要是实用性创新,是从需求开始的。我们很少有原生性的、基础性的技术研发,基本上都是从现有的技术、成熟的技术,拿过来,根据生产需要拼接和升级的。基础技术研究该是科研院所的事情。”

  在溢达,这种应用型的创新随处可见。比如排线多根针,原来需要熟练工把各种配色的线一根根穿进针眼,非常花时间,现在机器穿,需要一个小时。

  溢达梭织面料厂副总经理田柱安说,“这不仅是节省了多少人力,而是降低了工人的劳动强度,提高了生产的稳定性。因为机器不会看花眼。”

  在佛山高明的溢达梭织面料厂整经车间里,一个又一个一人多高的自动化装纱机排成了数排生产线。整个整经车间加起来总共有1.5万个纱筒轴,原来需要工人一个个手工操作挂上去,一个熟练工人一天需要弯腰挂起约3000次,现在全部是机械臂操作,这是他们自己和一家机器人公司研发改造的。现在一个机器人一次只能识别和抓起1个纱筒,他们很快进行改新的,一次可以搞定8到10个。

  田柱安说,“现在是机器能操作的,其实成本相对较低,而需要熟练工操作的,成本才是高的。”

  溢达集团在佛山高明设有一个卓越工程部,大部分人员是海归和清华、复旦等名校的,其余则是来自工厂的设备技术人员。这个部门不管生产,就干一件事,根据生产的痛点,提出解决方案,能自己解决的自己研发,自己搞不定的,找外部的技术供应商一起研发。很多研发小组都是临时成立的,来自各个部门,技术、设备、生产工人、采购等等,项目完成就解散,然后再进行下一个。简单、实用、高效。

  溢达针织面料厂总经理程鹏说,“目前,像纺织企业这样的技术创新,政府能起的作用相对较小。企业的创新其实是行业领头企业和隐形冠军内生的需求,创新的第一驱动力其实不是降成本,而是为了生产流程和产品的可靠性,最后衍生成企业在市场上的持续竞争力。”

  溢达设备研发中心雏形始于2008年,后随着公司自动化需求的不断升级,于2012年和2014年两次扩建,如今已具备相当专业且领先的制衣自动化设备研发能力。公司每年将销售收入的3%左右(约2亿元)用于新产品、新工艺和自动化设备的研发上。

  “付出的研发成本昂贵,但很值得。”马伟萍说,自动化升级前,溢达一秒钟做7件衬衣,现在能做9件多。溢达在高明工人最多的时候达到32000人,现在25000人左右,人员减少了,产值却不减。制造梭织衬衣60多道工序中,40多个已实现自动化。截至目前,溢达已实现梭织制衣工序自动化覆盖率达65%;针织制衣工序自动化覆盖率达35%。

  “产品升级每个企业都会做,但自动化设备研发不是所有企业愿意或有能力去做的,最懂哪些地方需要自动化改造的还是生产企业自身,而非设备制造商”。

  马伟萍说,现在溢达有很多在过去看来完全不可想象的环节都已实现自动化了,传统纺织行业未来的自动化空间还很大。“溢达在做瞄准未来的事,眼光放得更远一些,做未来技术的储备与研发,同时也引领整个行业的转型升级”。

  传统意义上,做一件衬衫的袖侧非常难,一个熟手工要培训至少半年,一天工作8小时,只能做300—500件;而如今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员工就可以同时操作两台机,一天可以做1800件。生产效率从2011年的87%提升到2016年的108%,且成品质量更加稳定。

  在溢达看来,科技创新是一个综合因素相互作用的过程,包括管理理念、人才储备、资金支持、技术储备、绿色环保等,“溢达在创新驱动方面更注重的是行业、企业的长远可持续发展,而不仅限于短期回报。”马伟萍说,“传统制造企业的创新变革、转型升级需要付出更大成本,未来也希望可以在传统制造业的智能自动化和转型升级方面得到政府更多支持”。

  要保证衬衫生产的质量,首先在投产前必须准备好各种技术文件,分发到工艺、检验、生产等部门和有关车间,并让加工需要的技术文件,如图纸、工艺卡、标识等与操作者直接见面,保证操作者在加工过程中可以方便地使用这些技术文件。这些生产准备工作做得越完善,生产过程的连续性、均衡性也就越有保证,提高质量也就有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条件。

  生产准备工作还包括确定布料和其他配件的到货期、数量和质量能与生产计划衔接。关键设备(如埋夹机)、关键工种尽量避免超负荷。保证投入生产的设备处于完好状态,能满足工艺要求,并有设备修理计划。正确安排劳动力,使技术水平较高的工人安排在关键工序和关键设备上。检验员和操作工人都应有必要的测量工具,这些测量工具都应在周期检定的有效期限内。

  衬衫生产要经过许多工序,我们把需要重点控制的工序称为质量管理点。这些质量管理点是制造现场在一定的期间内,一定的条件下,需要重点控制的质量特性、关键部位、薄弱环节及主导因素等。它可以是产品或零件的某项质量特性,如衬衫尺寸;也可以是某一关键部位、关键工序,如门襟外观、绱领、绱袖。

  布料检验是衬衫加工的第一道关卡亦是至关重要的关卡,只有合格品才能进入下一道工序,布料中某些疵点在加工过程中是难以消除的,直接影响成品的质量,如粗细纱、断纱、棉结、洞孔、油污等。布料检验具体可分成以下几个内容:

  (1)在标准光源灯箱下使用验布机对每一匹布料进行检验,有疵点的地方在布边做好标志,对于疵点数较多的布料或存在无法接受的疵点的布料,应酌情使用或退回供应商。

  (2)色差检验,对比同一匹布料的布头、布中和布尾的颜色,用对色卡检验每一匹布的颜色。

  (3)缩水率,布料的缩水率直接影响到衬衫尺寸的稳定性,缩水率过大的布料不利于控制衬衫尺寸。

  检验可以有多种形式,按工作过程的次序可分为进货检验、工序检验和成品检验,按检验地点可分为固定检验和流动检验,按检验数量可分为全数检验和抽样检验。而衬衫加工过程中的中间检验主要是以工序检验和流动检验相结合的检验方式为主,预防不符合生产工艺条件的缝型、缝距、尺寸等工艺疵点的产生,做到有效地预防和控制不良品。

  工序检验是在加工过程中的检验。工序检验不仅要检验工序的加工质量,而且还要检验影响工序质量的工艺因素。它的作用在于防止不良品流入下道工序,并预防大批不良品的产生。工序检验可分为逐道工序检验和几道工序检验。逐道工序检验对保证加工质量比较有效,但检验工作量较大。对于衬衫企业来说,一般都是采用几道工序检验,检验点主要设在质量容易波动或对成品质量影响较大的关键工序,或者是出了废品无法返修的工序,比如绱领、绱袖等合并裁片的工序之前以及开钮门等不可返修的工序之前,须对半成品进行检验后才能进行。

  流动检验又称巡回检验,是专职检验员到操作者的工作场地所进行的检验。通过巡回检验可以及时发现生产过程中不稳定因素并加以纠正,防止成批不良品的产生,同时也便于专职检验员对操作者进行指导。

  巡回检验时,检验员按一定的检验路线和巡回次数,对有关工序加工的半成品、成品的质量,操作工人执行工艺的情况,工序控制图上的点子排列情况,以及废次品的隔离情况进行检查。

  衬衫在缝制过程中,每当半成品要缝合时,都要经过专门的人员进行中间检查,保证半成品是合格品,防止不良品流入下一道工序

  成品检验也称为最终检验,是产品入库前的一次全面检验。这是防止不合格品出厂的必要措施。成品检验后要由检验部门对合格品签发合格证。在服装加工企业里,成品的检验主要集中在服装外观、包装方式、包装材料等尾部工序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