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编纺工艺品 >

“竹编技艺是比较难学的

日期:2019-06-29 15:15

  位于杭州西湖文化广场的浙江省文化馆内,周一上午,会有一堂竹编技艺培训班。

  因为这一期没有排课,所以这个时间成了老朋友们相聚的时刻。而这些老同学、老同事,都是杭州较早一批制作出口竹编手工艺品的匠人。

  培训班的老师杨振利是杭州工艺美术学校的第一届毕业生,他的同学凌玲、陈玉林,有时也会来帮忙授课。此前,来自非洲的手工艺者,到浙江省文化馆学习竹编技艺时,就是几位老同学一起当的老师。

  “竹编技艺是比较难学的,我们当时都是学了4年以上才出师的。”凌玲说,工艺美术学校的第一届学生是1960年入学,1964年毕业。第一年的课程学得比较杂,素描、国画、书法都有,还有文化课。到第二年,再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专业。

  当时第一届开设了4个专业:石雕、木雕、刺绣和竹编。“竹编工艺品,做之前要计算,要画图纸,我那时候画的图纸,老师让全班同学都按这个样子来,我就觉得自己可能这方面比较有天赋,所以选了竹编和木雕两个专业。”凌玲说。

  学校毕业后,杨振利进入杭州工艺美术研究所,凌玲、陈玉林则进入西湖竹器厂。

  “老底子有种说法,做竹编要有 秀才的肚才 ,就是说技艺复杂,要有才干的人才能做,但是后半句 烂稻草的价钱 ,是说竹器价值不高。”陈玉林说,当时厂里的小年轻找对象,一说自己是竹器厂的,对方就不愿意再接触了。

  陈美珍跟凌玲和陈玉林是西湖竹器厂的同事,她入行更早。当时进厂后,陈美珍到浙江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参加培训,当了4年半的学徒,才正式成为竹器厂的职工。

  “最早是黎明竹器社,跟西湖绸伞厂共用一个场地,后来改成杭州工艺美术研究所竹编实验工厂,在横河桥一代。”陈美珍回忆。

  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外宾到杭州来,对传统工艺很感兴趣,竹编技艺就是外宾参观的其中一项。因此,当时横河花竹社跟竹编实验工厂合并,成为西湖竹器厂,工厂就在文三路23号。说到横河花竹社,凌玲解释,花竹就是把泥巴点到竹子上,然后用火烤,烤完后把泥巴去掉,泥巴底下竹子的颜色偏白,就会和火烤后的竹子形成对比,产生图案。横河花竹社主要是制作一些大型的竹器,比如书架、竹床、竹椅等。而竹编实验工厂则是以精细的竹制工艺品为主。

  “据说最开始不叫西湖竹器厂, 西湖 两个字是周恩来总理加上去的,不过我们也只是听说,不知真假。”陈玉林说。

  西湖竹器厂做的都是出口生意,外宾到杭州,几乎都要到西湖竹器厂参观。“最开始出口日本的比较多,插花用的花器,花盆套、竹盘都是当时出口比较多的。后来,出口欧美国家的也多了起来。”

  随着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越来越多,竹器厂的订单不断增加。陈玉林记得,大概是1964年下半年,因为原材料不足,当时的杭州市长还下令,竹器厂可以到黄龙洞取材。

  作为西湖竹器厂创作组的成员,凌玲和陈玉林每年要参加两次浙江省进出口公司举办的选样会。

  “浙江有很多竹器厂,比如东阳竹编厂,做传统竹器做得好,嵊县(就是现在的绍兴嵊州)竹编厂,比较会创新,擅长现代化的风格,会做一些动物的竹制品。”凌玲说,当时他们去参加选样会,其实也是去学习先进经验,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灵感,用到自己制作的产品中去。包括广交会,凌玲也去过3次,“去灵灵市面”。

  有了想法,创作组的成员,就会将想法画成图纸。因为竹器大多是立体的,其实跟建筑有点像,图纸既要画清整体的结构,也要分解成几个组件,用多少篾条,高度、宽度都需要精确计算。

  画好图纸,交给木工做出模型,再由编织匠人按照模型和图纸做出成品,最后回到创作组,进行“了场”。“了场是行话,就是最后装配好,收拾好的意思。”凌玲说。

  陈美珍因为技术好,人缘也不错,经常被创作组借调,“我按照他们的图纸编制实物,在这个过程中,设计可能还要调整,这样就会比较灵活。等设计成熟以后,再投入量产。”

  订单多的时候,光靠厂里的七八十个工人根本做不过来。这时,还要到富阳、桐庐找一些农户,厂里派技术员去辅导,共同完成订单。

  但是因为竹器利润低,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竹器厂效益越来越差。“竹器做起来慢,但是又用不长,保存不好,很容易发霉。出土文物里,竹器也是很少的,漆木竹器可能还好一点。”

  陈玉林记得,大约是1997年,西湖竹器厂改制,由私人承包。后来名字也变了,改成了杭州工艺竹编厂。当时许多老职工都离开了这个行业,比如凌玲和陈美珍。

  直到浙江省文化馆开设了竹编技艺培训班,这些老同事、老同学,又聚到了一起,希望共同来传承这门技艺。

  “一期课程是3个月,一个班十几个人左右。这一期没有安排,之后还会有。”杨振利说,培训是公益性质的,不收学费,感兴趣想学的可以关注浙江省文化馆官方网站浙江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