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仿古工艺品 >

原件的特征、神态

日期:2019-04-30 06:42

  鲁网8月16日讯(山东商报记者 许倩)浑厚凝重的西周毛公鼎、华丽璀璨的西汉长信宫灯、运动感十足的东汉马踏飞燕……这些风格迥异的青铜器都在诉说着古代文明的灿烂辉煌。如若不经出土,这些文物都将掩埋于地下,难觅其迹。

  在潍坊,400多年的时间里流传着一门复刻时间的手艺——仿古铜。仿古铜即仿制古代青铜器,采用传统的铸铜术,揣摩古人的审美,还原青铜器的前世今生,也在古今之间搭起了穿越时空的桥梁。

  宴飨场合主角饕餮爵、纹饰精美的铜牛尊、青铜浮雕博古屏……铸造完成的仿古铜表层布满着青绿色的铜锈,透露出一份斑驳的沧桑。但其实,潍坊的仿古铜制作也着实有着一段历史。作为与苏州、西安、北京并称的全国四大仿古铜产地之一,潍坊的仿古铜艺术曾经盛极一时,历史上有着“三千砸铜匠”之称。

  “潍坊的仿古铜技艺始于清代中叶,是一种仿造复制古代青铜器的工艺,为潍坊的特种工艺之一。”潍坊市仿古铜铸造技艺传承人武春香告诉记者,传承至今,仿古铜铸造技艺在潍坊已经流传了400多年。

  关于仿古铜铸造技艺的由来,当地也流传着一个传说。“据史料记载,清朝光绪初年,潍县一个名叫胥伦的农民,生性聪敏,巧于手工制作,并擅长书画。为了糊口,他铸造假汉印和古代造像,冒充真品卖给当时著名的金石收藏家陈介祺。”武春香告诉记者,当陈介祺发现是冒牌假货后,并没有责怪他,反而尽出个人所藏三代青铜器、六朝佛造像、印章等文物,与他共同研讨,以求仿制。二人采用拔腊翻砂法仿制的青铜器作品惟妙惟肖,这一工艺也在潍坊流传了下来。

  此后,仿古铜器在潍坊广为流传并辉煌一时。“1916年到1936年,是潍坊仿古铜的极盛时期,那时有20多家店铺制作仿古铜,制作出的部分产品曾选入山东省国货陈列馆展出”,武春香介绍。

  发展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潍坊仿古铜工艺迅速发展,品种由过去的几个增加到现在的几十个,且在质量上有了新的突破。武春香告诉记者,“尤其是上锈工艺,在原来一两种的基础上,增加到家藏锈、黑漆锈、鎏银等六种技法,使制品上的锈斑逼真、色泽肖似天成,并且长期保存颜色也不变。”

  作为随金石学而兴起的一种集文物知识与青铜冶铸工艺为一体的地方特殊手工艺,潍坊的仿古铜铸造技艺涵盖了包括绘画、雕塑、铸造等在内的诸多技艺。

  没曾想,到了上世纪70年代,盛极一时的潍坊仿古铜铸造技艺却一度陷入困境。“当时会这门手艺的人只剩下了我师父玄祖基一人。”武春香回忆,也就是那个时候,自己决定跟随师父学习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如果说开始学习仿古铜铸造是机缘巧合,那么40多年来能够坚持做下去则是内心的一份坚定。“可能是干一行爱一行吧,慢慢学习下来真的喜欢上了这门手艺。”武春香告诉记者,从那时起,仿古铜这门手艺就成了自己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在当地,仿古铜铸造技艺有两种,仿制和复制。仿制要求相对比较简单,复制要求高,原件的特征、神态,小到一个斑点也要一模一样。复制的铜器多用于博物馆展览,仿制的铜器主要用于收藏、艺术品摆设等。武春香的作品大都是复制而来,从西周时期的毛公鼎起,几乎涵盖了所有朝代。

  值得一提的是,武春香的鎏金、包金技艺也是一绝,1991年,北京人民大会堂山东厅整修,横匾上“山东厅”三个镏金大字的贴金工作就是武春香完成的。

  古代青铜器各有特定的形制、纹饰和色泽,仿制时必须因器施艺,才能取得形真色似、惟妙惟肖的艺术效果。武春香告诉记者,仿古铜的制作前后需要经过制模、翻砂铸造、修花整理、连接、着色等十几道工序,仅以制品的表面着色而言,常用技法就有出土锈、家藏锈、黑漆古、水银浸、金银丝镶嵌、鎏金等6种。

  40多年来,武春香制作过的仿古铜作品不计其数,尽管如今体力不复当初,但对于工艺却始终没有松懈过。“每一个细节都得手工精准还原,对照着书籍和博物馆里的资料一点点地制作。”武春香告诉记者,仿古铜只是在做工上仿古、做旧,但在造型方面,还得力求每一件作品都有自己的感悟在里面。

  经过细密的构思和打磨,制作一件仿古铜作品少则需要一个月,多则需要数年。“在造型塑模时,人形比较复杂,需要做好鼻子、眼睛等各部位,相对来说器皿好做一些,可是器皿上面的一些花饰同样十分麻烦。”武春香介绍,“最为关键的是在沙箱里打沙型,因为不仅要均匀,还要干湿有度。”

  此外,在做旧的时候,武春香都会采用中药做旧的方式,但这种方式制作起来会因对象不同而有所差异,因此同样需要有相当多的实践经验。40年的经验积累也是作品的积淀过程,如今,武春香的家里摆放着甪端、马踏飞燕等众多仿古铜作品,仿佛一个博物馆。

  因为仿古铜技术涉及到美术、考古、铸造等不同学科的知识,武春香也要不断学习来充实自己,四处借书、买书、看书、实践,已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除了读书,武春香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与古人进行“穿越式的交流”,“只有了解当时古人的思想并表达出来,与自己制作的仿古铜器产生共鸣。”

  在武春香的家中,一件甪端(独角兽)作品是她最喜欢的作品,虽然制作完成近40年了,可是表面仍然非常光滑,十分逼真精致。“这是我们家中的镇宅之宝”,武春香说。

  为更好地传承仿古铜这门当地的特色工艺, 2007年,潍坊仿古铜制作技艺获评潍坊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又成功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现实问题使武春香清醒地认识到,对于仿古铜的传承这远远不够。 “如今这项技艺仍然很难传承,一些年轻人不愿吃苦,学习这门技术的人很少。”武春香感叹,自己把这门手艺教给了女儿,如今只有自己家里人还在坚守着做仿古铜。

  为了改变现状,近些年来,武春香开始培养年轻学生对仿古铜的兴趣,以讲课的方式向大家展示这门手艺的魅力。“如今,很多学美术的学生来找我学习,当地的孩子有兴趣的话我会毫无保留地教给他们。”

  “不管怎样,我都会按照传统工艺继续制作仿古铜器,不断发展创新,期待能有更多的人学习这门技艺,将其传承下去。”武春香说。